香港人的不幸 — 李偲嫣

01/05/2015

據文匯報報導,「正義聯盟」召集人李偲嫣從一月四日起連續十四個星期天,於香港各區擺設街站,收集市民簽名, 促港府引入「辱警罪」。 該報導引述,「警方執法時受無理辱罵,以及各類型騷擾及侮辱,這是在片段及新聞報道上也能看到的,必定影響下一代。」李氏更認為, 「若設立『辱警罪』,警方便可依法執法,利用法律保護警隊尊嚴。」

由批鬥林慧思老師,到要求大學處置「佔中」教員,到現在倡設「辱警罪」,李偲嫣皆非孤軍作戰。 而李氏與其發起之活動到現時還有市場價值,就是香港人最大的不幸。

林老師以粗言穢語指罵警員不執法觸發了「林老師事件」,但是一個教書的女人下班後講粗口有甚麼好關注的? 事件的重點應該是警員當時有否依法辦事。市民自發「佔中」,成年參與者定必自負後果。若未成年學生受傷或被捕,家長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沒有管好孩子。把「佔中」歸咎於所謂「佔中」教員乃推卸責任。

處理市民「辱警」個案,本來立法比現在依循「辱警」指引合理。可是問題的癥結不是市民「辱警」,而是市民為何「辱警」。根據警方現有的「辱警」指引,市民可因「辱警」入獄兩年。那麼,為甚麼有市民寧受「牢獄之苦」也要「辱警」? 是市民無理取鬧,還是警察公共關係科做得不夠好,還是警隊有缺失? 不去探究問題的根源,胡亂引入「辱警罪」,警民關係必會變得更惡劣。值得一提的是李氏曾多次表明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如今他卻欲透過立法讓如慈母般保護老百姓的香港警察成為受保護動物,實在令人費解。

「正義聯盟」的理念是以理性態度推動香港政制,民生經濟和教育發展,並建立互相關懷的社會。然而,聯盟召集人李偲嫣不僅有股不正常的妄自尊大感;他的行為言論往往以感性態度出發,且具挑釁性;大大小小的社會問題他似乎皆不得要領,所以能提出的都只是些揚揚止沸的解決方案;令人不禁懷疑其理性分析事物和領導「正義聯盟」的能力。

儘管我們知道李偲嫣除了市場推廣的天賦外一無是處,每次他有動靜我們還是會評論。那怕我們都只是在臉書上罵罵他,他的市場價值便得以維持,同時我們亦變得更不幸。今天後我會徹底無視李偲嫣,倘若大家也無視他,他就自然會從報章雜誌新聞消失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